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难圆的梦,这个梦无时无刻不在指引着我们的处事方
 
向」这句话是方紫芸的老公对她说的,而且是在她们办完床事之後,他老公点
 
着一只烟看着窗外深情的对她说的。
 
当时她不知道老公爲什麽莫名其妙的说出这些话,也无法理解这句话含义,
 
但是现在,她理解了,同样也是在床上,同样也是在办完床事之後,同样她也点
 
着了一只烟,不同样的是,身边的人不是她老公。
 
就在她还沈浸在思考这句话更深层次的含义并享受着尼古丁的微醉的时候,
 
一双苍劲而有力的手从背後抚上她的双乳「紫芸啊,在想什麽呢?」手的主人问
 
到。
 
方紫芸弹掉烟灰,转头轻捋长发到耳後,媚笑到:「在回味刚才你给刺激啊,
 
爸。」
 
是的,你没看错,方紫芸身後的正是她的父亲,亲生父亲,那爲何她会和父
 
亲有这种突破世俗的关系呢?这还得慢慢道来。
 
话说,那年大年夜,哪年?就是《年後》中男主和他妈好上的那年,嗯,不
 
懂的回去温习,在此不再累诉。话说那年大年夜方紫芸和老公是在娘家过的,过
 
年了,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吃着团圆饭,看着百年不得一变的春晚,当然酒是必不
 
可少的,方紫芸其实酒量不好,也喝不得多少,但是爲了不扫一家人的性质,也
 
陪着父亲、老公、弟弟等人一起喝了几杯红酒,这红酒後劲足,喝的时候觉得没
 
啥,越往後越觉得头晕,方紫芸觉得面红耳赤的,有点天旋地转的感觉,和老公
 
打了声招呼变回客房睡觉去了。
 
倒在床上,方紫芸觉得耳中嗡嗡作响,想睡却怎麽也睡不着,俗话说酒後乱
 
性,特别是这红酒,喝完後的确会增加性欲,方紫芸本来就是一个性欲较强的女
 
人,况且也到了30如狼的年龄,所以此刻的她乘着酒劲感觉到自己很需要男人,
 
于是她闭着眼想象着和老公做爱的场景,不知不觉手已经放在了自己的下体抚摸
 
着,就在这时卧室门被打开,一个醉醺醺的身体钻进了她的被窝,方紫芸本就也
 
喝的醉晕晕的,加上房内没开灯光线昏暗,没怎麽细看,顺势就搂了过去亲昵的
 
叫着:「老公,人家想你了,你来得正好。」
 
一旁的老公却没怎麽搭理她,倒在床上就打起了呼噜,看来真是喝多了。方
 
紫芸此事欲火上来了,岂能就这麽放过老公,于是她趴到老公身上放肆抚摸着、
 
亲吻着,想调起老公的性志,可老公一点反应没有依然呼呼的大睡,方紫芸心想
 
:哼,我就不信弄不醒你!让你见识见识姐的绝招。
 
于是她钻进被子?脱下了老公的内裤,一股浓烈的男性荷尔蒙味道刺激着她
 
的嗅觉,她也不像平时那麽细嚼慢咽的了,一口就把老公的小夥伴含了进去,可
 
她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和平时老公的有些不一样,似乎是粗一点,似乎是又短一
 
些,只是此时的她哪?顾得了这麽多,兴许是老公酒後的关系呢,她一口一口吞
 
吐着口中的大肉棒,分泌的口水越来越多,让其在口中越来越顺畅,她不时的还
 
用自己那细滑的长舌卷一卷渐渐膨胀的头部,终于在她不懈的调戏下,老公出声
 
了:「唔……好舒服」。
 
嗯?老公看来是真喝多了,连声音都沙哑了好多,方紫芸想着便回应道:「
 
老公,叫你喝这麽多酒,看我怎麽惩罚你,哼…!」于是她吐出大肉棒,舌头转
 
而向下舔舐着老公的蛋蛋,突然她恶作剧的轻咬了一下。
 
「哎呦……干嘛呢?翠华,你咬我那?干嘛」
 
「………」方紫芸愣住了,这不是母亲的名字吗?那,那老公怎麽会叫自己
 
母亲的名字呢?不对,这声音不是老公的,是…爸爸。
 
方紫芸这下彻底蒙了,怎麽老爸在自己床上?自己刚才还吃着老爸的…那根
 
东西,啊,此刻还自己手还正抓着,怎麽办?方紫芸紧张得不知该怎麽办,加上
 
捂在被子?面现在浑身都是汗透了。
 
「怎麽不动了啊…唔…翠华?」父亲催促起来。
 
方紫芸此刻也不知道怎麽做,是掀开被子露出真相,还是继续假装下去,揭
 
开真相的话,父亲可能会难以接受,母亲那边就更不好交代,太尴尬了,可是继
 
续下,还要继续爲老爸口交?自己心?却也难以过这个坎,方紫芸脑中飞速的转
 
着,下意识的手却已经在父亲的肉棒上上下套弄起来。
 
「翠华啊,你很久没给我这样弄过了,嘿嘿,还有点怪不好意思的」父亲一
 
边说着一边竟还把手伸进被子抚摸着方紫芸光滑的背部。
 
「我说翠华啊…你这年纪大把的,背上的肉还是这麽滑嫩滑嫩的,啧…啧,
 
真舒服」父亲竟开始调戏起来。
 
听见这话,方紫芸也没多想,习惯性的在老爸肚皮上拍了一下,但她没敢出
 
声。
 
「嘿嘿,你又打我干嘛,这不是在夸你嘛?」父亲依旧贫嘴。
 
方紫芸却也被父亲轻松的态度感染了,想着反正吃都吃过了,与其被发现,
 
不如装下去,说不定弄得老爸舒服过了,他就睡着了,自己再找机会溜出去就行
 
了,总比事情揭露一家人都尴尬得好。
 
于是方紫芸闭上眼睛张口把父亲的肉棒重新含了进去,此时她什麽也不想去
 
想,只知道自己口中的东西是男人的性具,是自己需要的东西,只要尽自己的本
 
能去做就行了,咕滋、咕滋,口中丰富唾液让这种淫靡的声音越来越大,不绝于
 
耳,同时也把方紫芸的欲望越来越勾引出来。她的左手慢慢的伸进内裤放在了自
 
己的下体上,摸得竟也一手滑腻,就着这股滑腻,她纤细的手指插入了泥泞中,
 
随着口中吞吐的节奏抽插着,方紫芸的脑中只剩下了欲望,她开始放肆自己,幻
 
想着父亲肉棒在抽插着自己,一种从未有过的刺激和兴奋在心中涌动,要不是口
 
中还喊着父亲的东西,她早就忍不住发出声音来了。
 
「噢…哦……要出来了,翠华,我忍不住,要出来了!」父亲身体紧绷的喊
 
道。
 
「唔…嗯…爸…」方紫芸同时也尽量压低着声音低诉着。
 
一股、二股、三股,方紫芸口中被父亲的精液不断的冲刷着,这让她更加迷
 
乱,跟着父亲一起到达了巅峰。
 
父亲在射精之後便不在出声了,似乎是释放完精力後酒劲又上来了。
 
方紫芸却含着父亲的精液不知该不该吐掉,虽然她平时也经常帮老公口交,
 
可是吞精是很少的事,加上这次父亲实在是射得太多了,她的嘴?都有些包裹不
 
住了,可是她暂时又不敢掀开被子去吐掉,此事她只能做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恶
 
心的举动,她先吐出口中一部分的精液在手中,然後才闭着眼吞掉口中剩下的一
 
部分,接着再一点一点的舔吃着手中的精液,平时吞精液都是闭眼一吞,没太多
 
感觉,这次…可真是让她好好品尝了一翻,精液在舌头上那种麻麻的滑滑的感觉,
 
有一点点咸、还有一点点甜,一种男人的性吸引,让她越舔越觉得有些美味,同
 
时也让她羞愧无比,毕竟这也是自己亲生父亲的精液啊,等等,自己不就是这麽
 
来的吗?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啊,想到这些,她竟差点笑出来。
 
吃完手中的精液,方紫芸还是没敢出去,她害怕,特别是做完之後更害怕,
 
她只能等,她酒其实还没完全醒,她很困,可她不敢睡,万一睡着了,等待她的
 
不知道是什麽结果,所以她强撑着自己坚持下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就5
 
分锺,也许就10分锺,可对她来说就像一年那麽漫长,父亲打起了呼噜,她这才
 
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看不敢看父亲一眼,踮着脚离开了卧室。
 
出来一看,原来是自己醉晕晕的进到了父亲的卧房,正所谓进错房间上错了
 
床啊。
 
第二日,虽然父亲并不之情,但方紫芸和没敢和父亲打招呼,便和老公一早
 
起床出门了,因爲今天大年初一,还得走访一些亲戚朋友,一上午的拜年让夫妻
 
俩也很累,中午老公说头疼换她开车,准备会家吃午饭再睡一会,快到家的时候
 
突然方紫芸的电话响起,她一看,竟然是老爸打来的,所谓做贼心虚,她没敢让
 
老公看见,马上接了起来,父亲叫她中午回家一趟有些事情想和她说,方紫芸心
 
?噗通噗通的,简单嗯、嗯了几句,然後对老公撒了个没必要撒慌,说一个已远
 
嫁南方的同学打来的,今年回了娘家过年,初三就再回南方,想让她去玩一会。
 
于是老公知趣的下了嘱咐了她两句便走了,方紫芸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驱车
 
往娘家赶去。接下来会发生什麽呢?
百姓色  91导航  KK福利导航  舔猫福利导航  中外福利导航  姐姐色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