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杨小天虽然已经被数个女子用口爲舔过,但是好像都没有奶奶凤姿伶的熟练,眼看庞然大物被美艳的奶奶凤姿伶,吹喇叭似的吸吮着,这般刺激,使杨小天浑身酥麻,从喉咙发出兴奋呻吟:“啊……奶奶你好……好会含啊……好……好舒服……”
 
奶奶凤姿伶如获鼓励,加紧的吸吮使小嘴?的庞然大物一再膨胀硕大
 
“哎哟……我快受不了……喔……好爽……”
 
饥渴亢奋的奶奶凤姿伶怕杨小天就此泄身,忙吐出庞然大物,让杨小天躺倒:“天儿……让奶奶来动……让我们快活快活……”
 
奶奶凤姿伶赤裸迷人的胴体跨跪在杨小天腰部两侧,她腾身高举肥臀,那淫水湿润的小穴对准了直挺挺的庞然大物,右手中食二指反夹着庞然大物的颈项,左手中食二指拨开自己的阴唇,藉助淫水润滑柳腰一摆、肥臀下沈,“噗滋”一声,硬挺的庞然大物连根滑入奶奶凤姿伶的小穴?,杨小天自然知道这招是所谓的“倒插蜡烛”奶奶凤姿伶粉白的肥臀大起大落、上上下下的套动着,直忙得她香汗淋漓、秀发乱舞、娇喘如牛。
 
“唔……好美呀……唉呀……好爽……”
 
她自己双手抓着丰满双乳,不断挤压、搓揉,口中发出了亢奋的浪哼声。
 
秀发飘扬、香汗淋漓、娇喘急促,奶奶凤姿伶娇柔的淫声浪语把个空闺怨妇的骚劲毫无保留地爆发,美艳的奶奶凤姿伶爽得欲仙欲死,她那淫水从小穴洞口不断的往外泄流,沾满了杨小天浓浓的阴毛,骚浪的叫床声把杨小天刺激得兴奋狂呼回应着。
 
“噗滋噗滋”性器交合抽插时发出的淫靡声,使得奶奶凤姿伶听得更加肉紧、情欲高亢、粉颊飞红。只见她急摆肥臀狂纵直落,不停上下套动,把个肥涨饱满的小穴紧紧的套弄着杨小天的庞然大物,杨小天但觉奶奶凤姿伶那两片阴唇一下下收缩,恰如她的樱唇小嘴般紧紧咬着庞然大物的根部,仰卧着的杨小天上下挺动腹部,带动庞然大物以迎合骚浪的小穴,一双魔手不甘寂寞的,狠狠地捏揉把玩着奶奶凤姿伶那对上下晃动着的大乳房。
 
红嫩的小奶头被杨小天揉捏得硬胀挺立,奶奶凤姿伶媚眼翻白、樱唇半开、娇喘连连、阵阵酥痒,不停地上下扭动肥臀,贪婪的取乐,她舒畅无比,娇美的脸颊充满淫媚的表情,披头散发、香汗淋淋、淫声浪语呻吟着:“唉哟……好舒服……好……好痛快……啊……好天儿……你……你要顶……顶死奶奶了……哎哟……我受……受不了了……喔……喔……啊……天儿……好爽……再用力顶……我要泄了……喔……喔……抱紧奶奶 ……天儿……你也射给奶奶吧……我们一起泄吧……”
 
奶奶凤姿伶酥麻难忍,一刹那从花心泄出大量的淫水,与此同时,她感受到龟头大量温热精液,如喷泉般冲击小穴,如天降雨露般滋润了她那如久旱的小穴。她只泄得她酥软无力,满足地伏在杨小天身上,香汗淋漓、娇喘连连,疯狂的呐喊变成了低低的呻吟。杨小天也觉得十分快活,他亲吻着汗水如珠的奶奶凤姿伶红润的脸颊,双手抚摸着她光滑雪白的肉体,真是上帝的杰作。他感受到奶奶凤姿伶刚才的狂野,知道她最近都没有过这种体会了,心下不由一阵怜惜,有心让奶奶凤姿伶再快活一次。
 
杨小天意随心至,翻身而起。一丝不挂的奶奶凤姿伶轻轻平躺横在卧粉红床上,被杨小天摆布成“大”字形。在房内柔软床铺上,奶奶凤姿伶明艳赤裸、凹凸性感的胴体深深吸引着他,胸前两颗酥乳随着呼吸起伏着,腹下小穴四周丛生着倒三角,浓黑茂盛的阴毛充满无限的魅惑,湿润的穴口微开,鲜嫩的阴唇像花芯绽放似的左右分开,似乎期待着男人的庞然大物来慰藉。
 
杨小天瞧得两眼圆瞪、气喘心跳,脑海?回味奶奶凤姿伶方才跨骑在他身上呻吟娇喘、臀浪直摇时骚浪的模样,庞然大物似乎胀得更加硬梆梆,也更加粗了。
 
杨小天欲火中烧,将奶奶凤姿伶伏压在舒适的床垫上,张嘴用力吸吮她那红嫩诱人的奶头,手指则伸往美腿间,轻轻来回撩弄着她那浓密的阴毛,接着将手指插入奶奶凤姿伶的小穴肉洞内扣弄着。奶奶凤姿伶被挑逗得媚眼微闭、艳嘴微张、浑身酥麻、娇喘不已:“唔……唔……喔……喔……”
 
不久杨小天回转身子,与奶奶凤姿伶形成头脚相对,他把脸部埋进奶奶凤姿伶的大腿之间,滑溜的舌尖灵活的猛舔那湿润的小穴,他挑逗着吸吮那鲜嫩突起的小阴核,弄得奶奶凤姿伶情欲高炽、淫水泛滥、呻吟不断:“哎哟……天儿……乖孙子……奶奶要……要被你玩死了……”
 
奶奶凤姿伶酥麻得双腿颤抖,不禁紧紧挟住杨小天头部,她纤细的玉手搓弄那昂立的庞然大物,温柔的搓弄使它更加屹然鼓胀,奶奶凤姿伶贪婪地张开艳红性感的小嘴含住勃起的庞然大物贝,频频用香舌舔吮着,奶奶凤姿伶小嘴套进套出的口技使得杨小天有股一泻千?的冲动。
 
杨小天突然抽出浸淫在樱桃小嘴的庞然大物,他回身一转,双目色咪咪瞧着那媚眼微闭、耳根发烫的奶奶凤姿伶,左手两指拨开她那鲜红湿润的两片阴唇,右手握着鼓胀得粗又大的庞然大物顶住穴口,百般挑逗的用龟头上下磨擦穴口突起的阴核。片刻後奶奶凤姿伶的欲火又被逗起,无比的淫荡都由她眼神中显露了出来:“喔……天儿……你别再逗奶奶了……好孙子……我要……占有我……快插进来啊……”
 
奶奶凤姿伶被挑逗得情欲高涨,极渴望他的慰藉,杨小天得意极了,手握着庞然大物对准奶奶凤姿伶那湿淋绯红的小穴,用力一挺,“噗滋”全根尽入,奶奶凤姿伶满足的发出娇啼:“唔……好……”
 
杨小天把美艳的奶奶凤姿伶占有侵没了,奶奶凤姿伶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因爲她又得到充实的感觉,穴儿把庞然大物贝夹得紧紧的。杨小天边捏弄着奶奶凤姿伶的大乳房,边狠命地抽插着奶奶凤姿伶的小穴,她兴奋得双手缠抱着杨小天,丰盈的肥臀不停上下扭动迎合着他的抽插,口中“嗯嗯呀呀”呻吟不已,享受着庞然大物的滋润。
 
杨小天听了她的浪叫,淫兴大发地更加用力顶送,直把奶奶凤姿伶的穴心顶得阵阵酥痒,快感传遍四肢百骸,如此的舒服劲和快感是奶奶凤姿伶久未享受了,她已淫荡到了极点,双手拼命将杨小天的臀部往下压,而她自己的大屁股拼命地向上挺,滑润的淫水更使得双方的性器美妙地吻合爲一体,尽情享受着性爱的欢愉。
 
奶奶凤姿伶不时仰头,将视线瞄望杨小天那粗壮大庞然大物凶猛进出抽插着她的小穴,但见穴口两片嫩如鲜肉的阴唇,随着庞然大物的抽插不停的翻进翻出,直把奶奶凤姿伶亢奋得心跳急促、粉脸烫红。杨小天热情地吮吻奶奶凤姿伶湿润灼热的樱桃小嘴,俩人情欲达到极点。
 
“哦……好……好舒服啊……喔……好爽……天儿……奶奶会被你的大……大宝贝搞死啦……奶奶爱死你了……好爽……你好厉害……奶奶要被你搞死啦……哎哟……好舒服……”
 
奶奶凤姿伶淫荡叫声和风骚的脸部表情,刺激得杨小天爆发男人的野性,狠狠抽插着,奶奶凤姿伶媚眼如丝、娇喘不已、香汗淋淋,梦呓般呻吟着,尽情享受庞然大物给予她的刺激:“喔……喔……太爽了……”
 
杨小天听奶奶凤姿伶像野猫叫春的淫猥声,他更加卖力的抽送,整个卧房?除了奶奶凤姿伶毫无顾忌的“嗯哦”、“啊哟”的呻吟声外,还有庞然大物抽送的“噗滋噗滋”声,奶奶凤姿伶舒爽得频频扭摆肥臀以配合杨小天的抽插,拼命擡高肥臀以便小穴与庞然大物套合得更密切。
 
杨小天如初生之犊,把奶奶凤姿伶插得连呼快活、不胜娇啼,倏然奶奶凤姿伶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头部向後仰,娇叫一声,她的小穴猛然吸住杨小天的龟头,一股温热淫水直泄而出,烫得杨小天的龟头阵阵透心的酥麻,直逼他作最後冲刺,猛然顶了几下,顿时大量热呼呼的精液狂喷而射,注满奶奶凤姿伶那饱受奸淫的小穴。
 
床铺上沾合着精液的淫水湿濡濡一片,泄身後奶奶凤姿伶紧紧搂住杨小天,她唇角露出满足微笑,汗珠涔涔、气喘嘘嘘,激情过後,交战了二回合、沈浸在性爱欢愉後的奶奶凤姿伶有着无限的感慨,玉手轻抚着杨小天,趴在奶奶凤姿伶那丰腴肉体上的杨小天,脸贴着她饱满柔软的乳房,沈醉在芬芳的乳香中。
 
二人还陷在情欲之中,这时门忽然被推开,一个娇美的声音急急的传来,“亲家,在做什麽呢?”
 
刚说完,进来的甯素芳见到凤姿伶和外孙杨小天搂在床上,一下子惊呆了,“亲家,天儿,你们,你们,怎麽可以这样?”
 
而凤姿伶和杨小天也呆了一下,想不到这个时候有人会闯进来。
 
凤姿伶急忙从床上起来,将门关上,“亲家,这事你可不要说出去啊。”
 
“亲家,你自己和自己的孙儿上床了,以後怎麽见人啊?”
 
甯素芳急道。
 
杨小天没有想到自己的外婆甯素芳会进来,按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能把外婆征服了才没有事情,外婆甯素芳身体丰腴艳丽,娴静优雅,浑身洋溢着成熟美妇的丰韵,好象熟透的水蜜桃,令人垂涎欲滴,不逊於自己的奶奶,恨不得咬上一口,甯素芳恨恨地瞪了杨小天一眼,却没有说半句话,也不知道是被气坏了还是怎麽。
 
杨小天快速的点了外婆甯素芳的穴道,给奶奶凤姿伶使了一眼色,凤姿伶马上就明白杨小天要做什麽呢,於是将门关死,甯素芳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外孙杨小天点穴道,身体不但不能动,连说话也不能,只能瞪着杨小天。
 
杨小天也不再说话,迳自以行动来代替言语,手掌掠过秀发抚摸在玉颈、香肩上,小天那细滑而修长的手指如抚琴般在外婆甯素芳那光滑的肌肤上来回摩掌着,尽管这并不是什麽太敏感的部位,但却是让外婆甯素芳觉得被抚摸得痒痒的,不得不极力忍住。
 
杨小天赞赏的看着外婆甯素芳高挺丰满的美乳,这不愧是个美丽熟妇的玉体,肉峰之坚挺,要强过他的任何一个红顔知己,而那种丰满的熟妇肉体,也是清纯少女也无法比拟的。
 
杨小天蹲坐到床上把外婆甯素芳抱在怀中,让她的两条修长大腿分得开开的,分别搭在自己的两腿上,如此—来,白腻的大腿的尽头处那块迷人的之处,彻彻底底的爆露在亲家母眼前。
 
当看到那因大腿被大大的分开而同样缓缓张开,因而露出了?面粉红色之地的美景时,凤姿伶也被眼前的美景看的有些发直了。
 
甯素芳也做出应有的反应,杨小天左手从玉臂下钻进,绕到她的胸前抓住她半边的乳峰,他抓得如此的用力,五指都已经深深的陷人到了嫩肉中,雪白的玉乳更是因而泛起了红色,而那鲜红欲滴的乳头则自五指的缝隙间悄悄的探出头来。
 
“好丰满滑腻的玉峰。”
 
杨小天一边赞叹一边让五指在肉峰上大肆来回活动着,他的手法看似胡乱而又有条理,每根手指都抚摸过甯素芳乳峰上的敏感穴道,给予她的肉体最大的刺激:“呃……啊……”
 
甯素芳紧紧的咬着嘴唇,努力使自己尽量不发出声音,因爲她知道自己一旦开口发声,那必然是因爲被外孙杨小天的高明的催情手法挑逗得呻吟出声,而亲家母就在离自己的身前不远处:本来双腿大大的劈开任由自己亲家母尽情欣赏她胯下蜜穴问的无限风光已经就够让她感到羞耻了,杨小天大概知道外婆甯素芳的想法如何,他也并不急於求成,似甯素芳这般贞烈刚强的女性,要耐心的加以挑逗颇长的时间才会让她就范,而其中的乐趣更是杨小天所要享受的。
 
左手的五指在充分的享受着玉乳的美好,右手的五指也要不甘寂寞了,杨小天伸处右手,同样抓住另半边的肉峰,双管齐下,从两面一起佻逗刺激甯素芳的肉体,指头从玉乳上面的每一寸肌肤上滑过,不时还分出一两根手指去研磨、捏弄她那有些寂寞的乳头,而且杨小天的嘴舌也没闲着,从後方不住啃咬着外婆甯素芳的後颈,或舔或吸,在光滑细嫩的颈子上留下了无数的牙印。
 
此时甯素芳的情欲已经不能用紧咬牙关来抑制了,她必须要头部不住的晃动,小嘴或开或合才能勉强抑制住因爲挑逗而发出的呻吟声。而尽管如此压抑,却依旧阻止不了喉间一丝丝娇哼的声响。
 
杨小天心中暗笑,外婆甯素芳实在是不够聪明和变通,明知道如此的忍下去,到最後来的结果依然会是她经受不住自己的挑逗,彻彻底底的被情欲之火支配,而要知道,这样逐分逐分的把一个贞洁烈女调弄起情欲来,进而让她自己投怀送抱,正是男人的最大乐趣,於是杨小天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唇舌间的频率也加快加重了许多。
 
甯素芳已经不知道要用什麽有效的方法来躲避杨小天的侵袭了,她只能通过不是十分有效的晃动来躲避杨小天唇舌的进击,因爲後颈处是她不逊色於蜜穴处的敏感部位。
 
“外婆,你要乖乖的哦!”
 
杨小天把口中的热气吹到甯素芳的耳孔?,唇舌也转移方向开始进攻她的耳珠。含在口中一会儿後,像是怕融化般的不时再轻咬两口,以证实道鲜嫩可口的小耳朵没有被他给吞到肚去。
 
甯素芳不住的从鼻息间喘着有些沈重的气息,从愈来愈急促的呼吸可以知道,这刚强烈性的美熟妇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乖乖的把身体放松,一会儿你就要享受到人世间最大的乐趣了。”
 
杨小天不住的在她耳边灌着迷魂汤,手掌也开始从乳峰上撤下而改爲抚摸上她的大腿。
 
在女性当中,外婆甯素芳的忍耐力的确是非常了得的,尽管抵抗力至少已经去了一半,但她的意志还能保持适当的清醒。杨小天突然放在她大腿上的手掌让她知道,只要对方想,他可以轻而易举的顺着大腿内侧直接抚上她最爲隐私的蜜穴。
 
不,我绝对不会让他轻易得逞的,即使是到最後无法坚持,我也要坚持下去。甯素芳如是想着,她更进一步的咬紧牙关,抵抗着身体内泛滥的情欲。
 
对於外婆这个贞烈的妇人,杨小天也是暗暗敬佩,的确是个有韧性的熟妇,不过同样的,这也给他带来更大的征服快感。
 
看来上半身的刺激还远远不能让外婆甯素芳屈服,杨小天决定加大进攻的力度,伸到外婆甯素芳大腿上的手掌开始活动起来,并没有立刻急於直接沿着大腿内侧直达蜜穴,而是在大腿和膝盖的部位的肌肤上来回的抚摸了起来,那细致光滑的肌肤令杨小天赞赏。
 
本来已经做好了这坏蛋外孙而要玩弄自己最隐私的部位的准备,外婆甯素芳紧闭美目等待着被狗咬了一口的感觉。而片刻之後,想像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杨小天反而是以温柔的手法抚摸起她的大腿来。并没有认爲对方是就的那样,外婆甯素芳此时明了了,杨小天的调情手法实在是无比高超,杨小天要的不仅仅是她的肉体,而是要她从身体和心灵的最深处都对他臣服。
 
外婆甯素芳彷佛预料到了自己被挑逗至癫狂的境地,放浪淫荡的狂呼乱喊着,做出种种淫荡至极的无耻举动,放浪的迎合着夫君以外的男人,而且这个男人应该说是男孩还是自己的外孙。
 
好像是明了了外婆甯素芳的想法,杨小天此时所展露出来的笑容对外婆甯素芳来讲不啻於是恶魔的微笑。杨小天的魔手也不再拘泥於在光滑的大腿内侧抚摸,而是逐渐一分一分的向?面摸去,速度是无比的缓慢,但却带给了外婆甯素芳心上无比沈重的压力,她只能感觉着杨小天的逐渐接近。
 
“好滑腻……”
 
杨小天的手指摸到了外婆甯素芳蜜穴处盛开的两片花瓣,轻理着那因爲激情已经肿胀不堪的嫩肉,杨小天用两根手指不住的来回摩掌着、刺激着。
 
随着手指的动作,杨小天渐渐感觉到了从蜜穴深处传来的一片湿润的意味,四周的肉壁完全违背了主人的意思,夹住了侵入的异物,而且还在不住的蠕动抚摸着。
 
“好紧的小穴。”
 
杨小天赞道,他重重的在外婆甯素芳的乳头上捏了一把,让她疼痛得睁开眼睛。
 
“看看吧,这就是外婆你的小穴?流出来的东西。”
 
杨小天把手指伸到外婆甯素芳的面前,在她眼前不住的晃动着沾满了她的下体?流出的蜜汁的手指。
 
外婆甯素芳羞愧欲死,她有些恨自己的身体是如此的敏感,被外孙杨小天在蜜穴处稍加挑逗就湿成了这个样子。
 
杨小天看着外婆甯素芳那有些因爲羞赧而显得发红的脸,强行把手指伸进了她的小嘴?,强迫她品尝着自己下体内传来的味道。
 
外婆甯素芳的小嘴香舌只能被动的含住侵入进来的手指,不情不愿的品尝着上面的味道、自己下体的味道。
 
“嗯,很淫荡的样子,看来外婆你很有荡妇的天分啊。”
 
杨小天微笑道,务要进—一步的摧垮她的心理防线,“等会要记得用这个样子吸我的肉棒。”
 
杨小天抽回手指,重新又返回到了她的蜜穴处抚弄。只是这回是右手五指齐上,两根手指撑开两片肉唇,其余的手指着寻找着顶端的肉核。
 
鲜嫩的肉唇顶端,嫣红的肉核很快的就被杨小天的手指找到翻出,他的手指灵活的控着那粒近似於红色的珍珠状的东西,加紧刺激着外婆甯素芳的蜜穴处最脆弱的所在。
 
“呃……啊啊……”
 
外婆甯素芳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嘶叫声,蜜穴探处的肉壁剧烈地收缩着,明显是要达到高潮前的征兆。
 
杨小天问着,“外婆,你好淫荡,这麽快到高潮了。”
 
居然在亲家母的注视下达到了高潮,这——瞬间外婆甯素芳直欲钻入到地下去。
 
杨小天此时的下体已经被刺激得高高挺起了,要不是另有个奇妙的想法在支撑,他已经要用力弄开外婆甯素芳的大腿,直截了当的以猛烈的力量彻底占有她了。
 
嘴角带着邪恶的笑容,杨小天一手托住任伯母的玉体,另一只手居然顺势伸到了外婆甯素芳的玉臀之下。
 
“啊,你要做……什麽……”
 
当外婆甯素芳察觉到杨小天的举动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杨小天以指头略微试探了她的後庭,手指猛地向?一伸,硬生生的闯入了她的下体中。
 
经过先前的开发,外婆甯素芳已经能够承受异物的入浸,只是有些出其不意让她没有准备而已。
 
手指在下体的深处摩学着?面的嫩肉,加上杨小天突然又一次从前面的蜜穴处插入了手指,前後的两处手指彷佛能够相互触碰到一般,两下前後夹击,将外婆甯素芳刺激得死去活来,小嘴?这次可是没有声音发出了,不是忍耐情欲的功夫够好,而是被强烈到极点的快感刺激得发不出声音来。
 
杨小天的真气透人外婆甯素芳的体内,可以清楚的把握到她体内的每一处状况,他发出了神秘的笑容,忽地腾出一只手点在外婆甯素芳的小腹上,一股真气透体而人,直接刺激着深处的神经。
 
“啊……啊……”
 
外婆甯素芳张大了小嘴,小腹处被杨小天一点,开始剧烈的收缩起来,身体用力的抖了抖,一股水流由小到大的从?面涌出。
 
在杨小天霸道的刺激下,外婆甯素芳竟然被刺激得失禁了。
 
外婆甯素芳的脸色变得苍白,但仔细瞧去,苍白中还蕴藏着红晕。杨小天的这一无赖招数,将她最後的自尊打得粉碎。
 
“我来了。”
 
杨小天解放出自己胯下之物,俯下身去缓缓接近她的蜜穴。
 
外婆甯素芳的所有信念全部被摧毁,一丝的反抗意识都已经不见了,她只知道尽量的放松身体,迎接杨小天的下体的侵入。
 
雄伟的肉棒缓慢的插入到了鲜嫩的蜜穴中,随着肉棒的深入,磨擦着四周的肉壁,激起了阵阵的声响,引得她再次蜜汁狂涌,眼前有着这麽美艳而成熟的肉体,杨小天此时带着想享受的心情。
 
杨小天双手抚摸过外婆甯素芳的乳尖,放肆的捏着那两粒鲜艳的乳头,腰部则猛烈的做着运动,让下体猛地全部抽出,又猛地全部塞进去。尽管外婆甯素芳蜜穴颇深,但杨小天那长长的阳物依然能够每次都重重的戳在她的花心深处,顶得花心处的软肉不住的向?收缩着,而当软肉收缩到极点的时候,那大量的生命精华就会伴随着外婆甯素芳的阴精大量的涌出了。
 
在杨小天狂猛的攻势下,外婆甯素芳的小嘴长得大大的,甚至唾液还顺着嘴角流出,妩媚的美目再也没有情欲叠起时的眼波迷离、盈水欲滴了,外婆甯素芳双眼无神,显然是被杨小天那超乎常人的尺寸弄到了失神的地步。随着杨小天一下特别猛烈的撞击,外婆甯素芳眼角流泪、嘴角带笑,被弄得无法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她双手双脚有如八爪鱼般紧紧的缠在杨小天的肩背处,死命的紧搂着,怎麽也不肯松开。
 
杨小天知道她这是高潮到了极点的征兆,再让他以极其猛烈的态势向?面狠狠的戳了数下,终於如愿以偿的迎来了外婆甯素芳最大而且是最後一次的高潮。
 
杨小天等待了一下外婆甯素芳的身体从高潮中回复,一个翻身,让外婆甯素芳座在自己的肉棒上,而外婆甯素芳还没有从刚才的迷乱中配来,不由自主的上下挺动着。
 
套弄了几十次,巨大而强烈的快感猛然袭来,外婆甯素芳四肢发软,再也无力支持身体,娇吟一声,一屁股坐在杨小天的身上,趴在杨小天身体上娇喘,喘过气来又一摆一摆的扭动雪白浑圆的屁股,感受带来的快感。
 
杨小天也是咬牙吸气才能忍住外婆甯素芳的套弄,外婆甯素芳趴在他身体上之後,他紧紧搂住外婆甯素芳,让外婆甯素芳的雪白双峰压在自己身上,每当外婆甯素芳娇躯扭动,就可以感受到两个肉团的摩擦,而他的另外一只手抚摸着外婆甯素芳那光滑的後背,柔软的粉臀。外婆甯素芳把俏脸埋在杨小天的胸口,扭动粉臀摩擦杨小天的身体,而杨小天粗糙的大手在後背和粉臀上的抚摸,也令外婆甯素芳感到非常舒服。
 
杨小天笑道:“怎麽样?外婆,舒服吗?”
 
外婆甯素芳身体的快感已经不那麽强烈了,神智也已回到了她的身体,她羞涩的把脸蛋埋在杨小天胸口,不敢回答。
 
杨小天把她身体向上一提,便和她面面相对了,只见外婆甯素芳清秀的脸上一片娇红,闭上眼睛不敢看杨小天,杨小天笑道:“别不好意思嘛,快回答,否则,嘿嘿……”
 
外婆甯素芳咬了咬嘴唇,小声回答道:“嗯,还可以。”
 
杨小天笑道:“好,刚才是你舒服,现在我来舒服怎麽样?”
 
外婆甯素芳红着睑点了点头,看都不敢看,她翻身躺到床上,分开雪白浑圆的大腿等待杨小天的进来。
 
杨小天一笑道:“我不用这个姿势了,换一个姿势。”
 
外婆甯素芳奇道:“还有别的姿势?”
 
她心中暗想:“没想到原来行房还有那麽多奇妙的花样,自己以前是从来没有想过的,也不知道其他的姿势是什麽滋味。”
 
想到这?,甯素芳忽地痛恨起自己来,只是几种奇妙的姿势,自己的肉体就完全背叛了心神,而随後心神也受到了肉体所带来的肉欲的刺激的影响,现在连心神好像也变得淫荡了起来。
 
杨小天笑道:“当然还有,很多姿势都没用到。”
 
说完一把抓住甯素芳的小蛮腰,擡高她雪白的粉臀,甯素芳一声娇吟,双手急忙用力撑住身体。
 
杨小天跪在甯素芳粉臀後面,双手抓住小蛮腰,卖力的运动,甯素芳趴在床上,面对着阴暗的墙壁,紧咬着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刚才她的肉体已经背叛过自己一次了,这次她说什麽也要让自己保持住不被对方所控制,她苦苦的忍耐着。
 
杨小天听不到甯素芳的叫声,淫笑一声,暗道:“我看你能忍多久!”
 
他抓住甯素芳下垂的乳房,揉搓了几下,忽地用力一摸,突如其来的疼痛使得甯素芳“啊”的一声尖叫出来。
 
甯素芳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相对的,杨小天的运动也越来越快,甯素芳下身感受到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她就越来越在肉欲中沈迷,她双眼迷茫,已经看不见眼前的东西了,她只知道,她要拚命的放纵自己,摇动美丽的臻首,浪叫声声。
 
“啊呀……好美……”
 
甯素芳的叫床声越来越高,终於,高潮来临了,甯素芳浑身抽搐,粉臀更加疯狂的扭动,美丽雪白的奶子左右乱甩,臻首用力的擡起,美目无神的望着屋顶,张大樱桃小口,惊天动地的号叫着,享受着杨小天给她带来的快感,完全的沈浸在欲海之中。
 
甯素芳娇躯剧烈的动作和漫长的高潮迅速耗尽她的体力,激烈扭动的身体慢了下来,高声的号叫也变成了低声的呻吟,同时杨小天也实在无法再忍耐自己快感的冲击,把甯素芳纤细的小蛮腰猛力向自己一拉,她那雪白粉嫩的臀部撞在自己身上。
 
大力的顶压使得甯素芳又痛又舒服,甯素芳哀叫一声,双臂无力,再也支撑不住上身的重量,整个娇躯无力的瘫软在床上,不断的娇喘着,杨小天趴在甯素芳身上。
 
杨小天毕竟内力深厚,很快就恢复了体力,而甯素芳由於长期没有这麽剧烈的做爱,这次体力透支的太厉害,一时还无法恢复,仍然趴在床上娇喘。
 
杨小天小腹压在甯素芳的美臀上,轻轻的晃动着下体,蹭磨甯素芳的粉臀,感受甯素芳粉臀上那特别娇嫩的皮肤。
 
经过几次高潮的击打和杨小天的训服,此时外婆甯素芳已经堕落在杨小天的情欲中,变成了一个淫荡的熟妇,杨小天吻着甯素芳,仅用大龟头在那花心深处研磨着。
 
过了一会儿,甯素芳又开始娇哼了:“嗯……好舒服……天儿……太好了……你的大宝贝真太大了……弄得外婆死了……不过外婆一下子还真享受不了……刚才那第一下弄进来时弄得外婆真的好痛……幸亏你这孩子知道外婆……赶快停了下来……你的本事真不错……弄得外婆现在又舒服起来了……真的……外婆不骗你……外婆从来没有像这麽舒服过……快……快用力干吧……”
 
杨小天觉得庞然大物插在甯素芳的蜜穴中,滑溜溜的,轻轻抽动一下便发出“噗嗤”一声,不觉把腰肢摆动幅度加大,庞然大物在甯素芳的眼?越插越深、越插越快,顿时“噗滋噗滋”的声响成一片外,甯素芳的嫩皮也跟随杨小天庞然大物的抽插而被扯出牵入,带出一股股黏黏滑滑的淫水。
 
“啊……天儿……好孩子……快……快用力……好……很好……外婆美得……快升天了……啊……爽死了……要把外婆美死了……”
 
甯素芳近五十岁的女人了,而杨小天的外公早就不行了,如今自己又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久旱逢甘霖,大地回春,又碰上了杨小天这个能干的庞然大物,真是被逗得浪态毕现,娇媚万分。那熟透了的身材,全身白?透红,一颤一抖,逗得杨小天欲火更加上升,更用力地干了起来,弄得甯素芳浑身颤抖,欲仙欲死,“乖外孙”“好夫君”地乱叫一通,不大一会儿,甯素芳就又支持不住了,浑身一阵乱颤泄了身,一股股的阴精涌出子宫外面,喷在杨小天的龟头上,甯素芳一下子就软了。
 
过了一会儿,甯素芳恢复了体力,说:“天儿,你累了吧?来,换外婆在上面,咱们接着来。”
 
说着抱着杨小天转了一下身,两人上下交换了位置,甯素芳就在上面半坐半蹲地开始耸动起来。
 
杨小天躺在床上休息,欣赏外婆甯素芳那迷人的跳跃着的双峰,一低头就能看到宝贝在阴户中一出一进的情景,杨小天又伸出手玩弄那两粒红嫩软胀的奶头。甯素芳半闭着媚眼,微张着樱唇,双颊通红,乌发飘摆,两手扶着膝盖,一上一下、忽浅忽深、前摇後摆、左挫右磨地套弄着,全身犹如盛开的牡丹,艳丽动人。
 
“天儿,这样干,你舒服吗?”
 
甯素芳问道。
 
“舒服极了,外婆,你呢?”
 
杨小天道。
 
“外婆也舒服呀,你不知道,外婆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样了。”
 
甯素芳断断续续地诉说着,不停地套弄着,速度渐渐加快了,又猛夹了几下,就一泄如注了,阴户?的浪水像泉水似地汹涌而出,喷射在杨小天的龟头上,又随着杨小天的宝贝的往返,顺着宝贝流到杨小天的小腹上,两人的阴毛都湿完了,又顺着杨小天的大腿、屁股流到床上,床单都湿了一大片。
 
泄过之後,甯素芳瘫软地伏在杨小天身上不动了,杨小天也被甯素芳的阴精刺激得泄了精,一股一股滚烫的阳精,一波波地射进甯素芳的子宫中,那灼热的精液强有力地喷射在甯素芳的子宫壁上,每射一下,甯素芳就被弄得颤抖一下,汹涌的浓精滋润了甯素芳那久枯的花心,甯素芳美得都快要上天了。
 
“外婆,我还要。”
 
杨小天翻身把甯素芳压在了身下。
 
“不行了,外婆不行了,你这孩子,泄过了怎麽还是这麽硬?”
 
甯素芳有气无力地说。
 
杨小天把脸伏在外婆甯素芳两乳中间,向甯素芳撒娇说:“人家硬得难受嘛,好外婆,就让我再来一次吧。”
 
“好啦,乖天儿,去干你奶奶的穴吧,你奶奶看了这麽久,我也真的没有力气了。”
 
甯素芳说道。
 
杨小天要的就是这句话,因爲代表着甯素芳承认自己和奶奶乱伦的关系,而她以後也会加入进来,於是杨小天邪笑一下,来到奶奶凤姿伶身後,奶奶凤姿伶早己欲火难耐,自动弯下腰,双手扶着床沿,丰满的玉臀高高翘起,红彤彤的花瓣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杨小天眼前。
 
杨小天用手拨开奶奶凤姿伶的花瓣,将庞然大物夹在奶奶凤姿伶的两片肥厚的阴唇中间来回拨动,并用龟头在奶奶凤姿伶的阴蒂上轻轻磨擦,逗得奶奶凤姿伶淫水直流,春心大动,屁股猛往後顶,口中浪叫着:“好天儿……别逗奶奶了……”
 
杨小天用一只手分开奶奶凤姿伶的阴唇,另一只玉手握住杨小天的庞然大物,将杨小天的龟头塞进那迷人的玉洞口,然後再用力一推杨小天的屁股,“滋”的一声,庞然大物弄进了奶奶凤姿伶那久候的洞穴。
 
奶奶凤姿伶立刻长呼了口气,显得很舒服、很畅快,而杨小天感到庞然大物在奶奶凤姿伶紧紧的阴道包容下,更是温暖,痛快。杨小天开始抽送,手也在奶奶凤姿伶的身上来回抚摸,不停地抚摸奶奶凤姿伶那悬垂的大乳房。
 
奶奶凤姿伶妈被杨小天刺激得魂飞天外,口中淫声浪语,呻吟不绝,“好天儿”“好孙儿夫君”乱叫一气。过了一会儿,奶奶凤姿伶的丰臀拚命地向後顶,阴壁也紧紧夹住杨小天的庞然大物,喊道:“用力……用力……快……要泄了……啊……啊……啊……”
 
杨小天拚命地用力抽送,弄得奶奶凤姿伶娇躯一阵剧颤,阴壁猛地剧烈地收缩几下,丰臀拚命向後一送,一股热汤似的阴精从奶奶凤姿伶的子宫中喷射而出,射在杨小天的龟头上,奶奶凤姿伶随之无力地伏下身子。
 
杨小天还没有得到满足,转身躺在床上,让奶奶凤姿伶跨到自己的身上来,杨小天用手分开奶奶凤姿伶那娇美如花的阴户,夹住杨小天的龟头,一分又一分,一寸又一寸地将整个庞然大物吞进了奶奶凤姿伶那小口中,开始上下耸动。
 
杨小天配合着奶奶凤姿伶上下套弄的节奏,向上挺动着下体,双手抚摸着奶奶凤姿伶胸前那不停上下跳跃的玉乳,这下刺激得奶奶凤姿伶更加疯狂,更加兴奋,上下套弄得更快更用力了,玉洞也更紧地夹着杨小天的庞然大物,肉壁也更加快速地蠕动吸吮着。
 
这时甯素芳也恢复过来了,见他们两个都快要泄了,就用手托着凤姿伶的玉臀,帮助凤姿伶上下套弄着。
 
“啊……我完了……啊……”
 
凤姿伶娇喘着,高喊一声泄了精。
 
“等一等……我也要泄了……”
 
杨小天在凤姿伶阴精的刺激下,同时泄了出去,阴阳热精在凤姿伶的小穴中相会了,汹涌着、混和着,美得两个都要上天了。
 
凤姿伶趴在杨小天身上,脸伏在杨小天的胸前,不停地喘着气,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温柔地吻着杨小天,杨小天也搂着凤姿伶,享受这灵肉相交的至高无尚的绝妙快感。凤姿伶搂着杨小天翻了个身,将杨小天带到甯素芳身上,媚声说道:“乖孙儿,在你外婆身上睡吧,你外婆的肉软不软?”
 
“软,太好了。”
 
杨小天趴在甯素芳身上,甯素芳一身白嫩的肌肤,如棉的肉体,柔若无骨,压在身下妙不可言。甯素芳这时也躺了下来,杨小天大享齐人之福。
 
终於杨小天得到了自己的外婆甯素芳,随後的几天时间?,江湖各大势力都陆续来到了洛阳,而武林大会也如期举行了。
百姓色  91导航  KK福利导航  舔猫福利导航  中外福利导航  姐姐色导航